[第1123号]马某某故意杀人案——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参加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若干问题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马某,男,1942年5月30日出生。2013年9月13日被逮捕。

http://www.zuiming.net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翟某某,女,系被害人之妻。 http://www.zuiming.net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发,男,系被害人之子。 http://www.zuiming.net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琴,女,系被害人之长女。

http://www.zuiming.net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某辉,女,系被害人之次女。

http://www.zuiming.net

检察院以马某犯故意杀人罪,向法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翟某等人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并在审理过程中,向法院申请追加马某某的监护人为附带民事诉讼的共同被告,法院未作答复。

http://www.zuiming.net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提出:追究马某某的刑事责任;依法判令马某某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赔偿金共计94.728万元。 http://www.zuiming.net

马某对指控的犯罪事实不持异议。其辩护人提出:马某案发时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有自首情节且案发时已年满71周岁,案发后其亲属已赔偿被害方3万元。 http://www.zuiming.net

法院经审理查明:马某与被害人张某系邻居,二人因建房等问题素有矛盾。案发前,马某怀疑张某砸其家的土房,遂在张某家房东侧挖了一条沟。2013年8月29日16时许,马某在其家房屋西侧过道内与张某因为此事发生口角,马某用铁锨连续击打张某头部,致张某颅脑损伤死亡。经鉴定,马某案发时为偏执性精神病,评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案发后,马某到公安机关投案。因马某的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物质损失丧葬费等共计21266元,案发后马某的亲属已赔偿被害方30000元。

http://www.zuiming.net

法院认为,马某因建房等问题与被害人发生纠纷并争吵,后持铁锨连续击打被害人头部,致被害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犯罪后果特别严重,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马某患有偏执型精神病,案发时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至庭审时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构成自首,可对其从轻处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提出,依法判令马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因被害人死亡导致的死亡赔偿金4l万元、丧葬费3万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07280元、精神赔偿金40万元。经查,因马某某对其犯罪行为给被害方造成的物质损失应予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提死亡赔偿金、精神赔偿金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不予支持;所提翟某某的扶养费,因被害人案发时已年满60周岁,且没有证据证明其还有劳动能力和收入足以扶养他人,其妻子的扶养责任应由其子女承担,故所提该项费用不予支持。所提丧葬费,应按照本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计21266元,予以支持。案发后,马某属通过村委会赔偿被害人亲属丧葬费共计30000元,予以确认。据此,依照《刑法》第232条、第56条第一款、第18条第三款、第67条第一款、第36条第一款及《民法通则》第119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http://www.zuiming.net

1.被告人马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http://www.zuiming.net

2.被告人马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因被害人死亡产生的丧葬费人民币21266元(已付清)。

http://www.zuiming.net

一审宣判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翟某某等人不服,以原审法院诉讼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判赔项目、数额不正确为由,提出上诉。

http://www.zuiming.net

高级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审法院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违反了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依照《刑事诉讼法》第227条第三项、第233条之规定,裁定将本案附带民事部分发回一审法院重新审判。 http://www.zuiming.net

二、主要问题 http://www.zuiming.net

1.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能否独立参加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http://www.zuiming.net

2.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能否承担民事责任?

http://www.zuiming.net

三、裁判理由 http://www.zuiming.net

(一)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不能独立地以附带民事被告身份参加附带民事诉讼,应由其监护人作为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

http://www.zuiming.net

关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参加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问题,刑事诉讼法没有明确的规定。按照《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63条的规定,应当适用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 http://www.zuiming.net

按照民法学的理论,公民的民事行为能力与其诉讼行为能力有着密切的联系,但在分类上,二者又不完全一致。公民的民事行为能力采用三分法: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年满18周岁或者年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但是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10周岁至18或16周岁,以及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和无民事行为能力(不满10周岁,以及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而公民的诉讼行为能力则采用两分法:有诉讼行为能力和无诉讼行为能力。在民事诉讼中,只有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才具有诉讼行为能力,无民事行为能力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都没有诉讼行为能力。

http://www.zuiming.net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属于不负刑事责任的人,依法不能成为刑事诉讼中的被告人,但其仍然能够介入到刑事诉讼中成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这主要是指符合《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43条第一款第一项情形,即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其他共同侵害人,包括该共同侵害人系不负刑事责任的未成年人、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需要说明的是,这两类人如果单独实施“犯罪”行为,因其不能成为刑事被告人,因而不能对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诉讼人,对其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失只能单独提起民事诉讼。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以下两种情况下可以成为刑事被告人并同时可以成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一是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刑法第十七条列举的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二是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以及刑法第十八条第三款规定的“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

http://www.zuiming.net

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介入到刑事诉讼中成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时,如何参与诉讼?《民事诉讼法》第57条规定:“无诉讼行为能力人由他的监护人作为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法定代理人之间互相推诿代理责任的,由人民法院指定其中一人代为诉讼。”《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83条规定,在诉讼中,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是他的法定代理人。事先没有确定监护人的,可以由有监护资格的人协商确定;协商不成的,由法院在他们之间指定诉讼中的法定代理人。因此,在附带民事诉讼中,应由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为其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否则,其所为的诉讼行为或者针对其所为的诉讼行为都是无效诉讼行为。 http://www.zuiming.net

本案中,附带民事诉讼马某是否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呢?按照《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被告人是不是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需要进行司法鉴定。对精神病人的司法鉴定,根据鉴定目的,鉴定机构可进行有无刑事责任能力的鉴定和有无民事行为能力的鉴定。要判断精神病人的民事行为能力,当然是进行有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司法鉴定较为合适。但是,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审判实践中,对被告人所作的精神疾病鉴定往往是基于审理刑事部分的需要,鉴定通常只针对被告人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问题,而不涉及对民事行为能力的鉴定。因此,多数情况下,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中公安机关只是委托鉴定机构进行刑事责任能力鉴定,而不做民事行为能力鉴定,本案亦是如此。在此情况下,如何认定患有精神疾病的被告人的民事行为能力?我们认为,本案中虽然只对被告人进行了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鉴定,认定被告人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但是在鉴定的过程中对被告人患有精神疾病这一事实,已经在医学上进行了肯定的判断,在确定被告人是精神病人的基础上,结合本案其他关于被告人平时表现的证据,可以认定其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作出这样的判断是符合逻辑和法律规定的。 http://www.zuiming.net

综上,本案被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马某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没有民事诉讼行为能力,应由其监护人作为法定代理人代为参加附带民事诉讼,以更好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http://www.zuiming.net

(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属于无民事责任能力人,应由其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

http://www.zuiming.net

当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的被告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时,谁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民法通则》第133条的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监护人尽了监护责任的,可以适当减轻他的民事责任。有财产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从本人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部分,由监护人适当赔偿,但单位担任监护人的除外。”《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也明确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监护人尽到监护责任的,可以减轻其侵权责任。有财产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从本人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部分,由监护人赔偿。”在刑事案件中,侵权行为就是犯罪行为,侵权责任与刑事责任以外的附带民事赔偿责任竞合。因此,根据我国民法的相关规定,如果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参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其监护人依法应当对其犯罪行为造成的损害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其监护人才是附带民事诉讼中依法负有赔偿责任的人,理应被列为附带民事诉讼的被告人。否则,针对刑事被告人所为的附带民事诉讼行为是无效诉讼行为。本案马某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监护人应对马某的犯罪行为给他人造成的损害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当然,根据前述民法的相关规定,马某本人如果有财产的,赔偿费用应首先从其本人财产中支付,不足部分,由其监护人承担。 http://www.zuiming.net

综上,一审法院在附带民事诉讼中没有为马某确定法定代理人,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申请追加被告人的监护人为共同被告人的请求不予支持不当,未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被告人的监护人列为共同被告,违反了法定诉讼程序。为严格遵守诉讼程序,保障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二审法院裁定原审法院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程序违法,将附带民事部分发回一审法院重新审判是适当的。 http://www.zuiming.net

撰稿:河北高院 魏保国

http://www.zuiming.net

审编:最高法院刑四庭 陆建红 http://www.zuiming.net



发表评论